您的位置:首页  »  丰乳肥臀  »  兄妹相依为命
兄妹相依为命
古人说:「小孩八岁要分房」,这真的是以他们的经验所说出来的话,而我都十四岁了,英子也十二岁有月经了,却还是一直睡在一起,更没有大人在……「妈妈绝对知道我和英子的成长情况,却从来没有在电话中要求我们分开睡,就算只是要我们在房间中用垂挂的布帐分开也好,所以她到底在想什么?」我是真的不瞭解的困惑想了好几天,后来我隐隐约约的发现到一件真实
  「妈妈是不是根本就不想管我们会怎样,她只是一直装装样子的关心我们,确定我们还活着没有死,想让自己求个心安就好?」当然英子有发现我的情况,终於问我:「哥,你怎么了?这几天不太一样,还一直去书店?」不过我都没有回答她,只是一个人想着这些事。
  再没几天,书店我终於不去了,因为我已经知道男女性关系大部份的事,其他书再看也都一样,所以我又开始乖乖的留在家里。
  不过我不是有乖乖留在家里,出於好奇我对英子假託要沖冷水澡,然后就躲在炎热不通风的阳台浴室里照着从性教育书本看来的方式自慰。
  那一天是我生平第一次体验到快感,这样的感觉真是难以言谕,刺激又舒服的,尤其是精液对着水泥墙壁喷出来之后……看着水泥墙上沾着黏黏的白浊液体,闻着充满浴室的精液腥味,一直喘气的我从这一刻开始迷上了自慰这件事。
  自慰是健康的欲望宣泄,我看过的性教育书本都这样写,所以我一点罪恶感都没有,开始会躲在厕所自慰。
  每天我至少都会自慰射精一次,尤其是晚上洗澡时,加上我又总是家里第一个洗澡的人,几天后英子终於困惑的问:「好奇怪,为什么有时候我去洗澡都会闻到什么怪味,哥有没有闻到?」我当然没有回答,更只是摇头没有回答,因为我怎么说的出口那是精液的残留味?
  英子困惑了几天,但最后好像认为这味道是从老旧排水孔冒出来的下水沟味道,就没有再问了。
  我的自慰行为就这样一直持续着,没有间断过,甚至慢慢的单纯自慰的行为已经没有办法让我在高潮中喷出精液,我开始想着英子的身体,想着她抱住我的温暖,想着她身体的柔软,想着她看着我的迷恋眼神,想着她躺在我怀里贴着的时候,尤其是一年前的夜晚她说只想为我生小孩……英子就这样很自然的变成我的性幻想对象,直到终於喷出精液。
  想着妹妹直到射精其实是很不正常的一件事,但是对於从小一起长大的我们来说没有其他认识的同年龄异性或喜欢的偶像,因此我会想着英子自慰又好像是很自然的发展……我很快想到:「自慰都这么舒服,做爱应该会更舒服吧?所以我可以跟英子做爱吗?」我从没有印象在性教育书籍有看到这个问题的解答,应该就是表示可以吧?
  要是不行,性教育的书本应该会写哥哥不能跟妹妹做爱吧?再说妈妈还不是认识那么多男朋友,一定都跟他们有过性关系才会生下我和英子与雅婷,所以发生这样的事应该是像书上写的只要彼此喜欢不是强迫的就好吧?更何况我想到那一晚我和英子一起看的电影不就是兄妹相爱吗,否则为什么要把衣服脱光之后一起躺在床上?
  十四岁的我,没有见过世面的我,不知道许多社会无形规矩的我,真的很快就认同了这样的禁忌想法,开始想对一直乖巧依靠我且迷恋我的英子出手……不过英子已经有月经了,要是怀孕有小孩该怎么办?
  书上有写可以用男性保险套避孕,所以还是要买来避孕吗?或者让她怀孕也没有关系,妈妈不也是生下我们又没有怎样?
  就这样,这个家只有我和两位妹妹,没有其他大人在,更没有其他人知道我们的事,吃住花用全不是问题,这对我来说真的是最好的乱伦温床……十四岁的我就这样一直想着这件事,好几次被熊熊燃烧的荷尔蒙激动而想对英子开口要求这件事但又在最后关头犹豫不决,因为心中对於跟妹妹发生性关系还是会很不安的,完全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发展,只有妈妈是我的唯一借镜,还是不知道该从何借镜的借镜……又是几天迅速过去,正式迈入八月,这一天晚上七点,才刚吃完晚餐,我正想进厕所洗澡顺便自慰,妈妈忽然又来电话。
  我什么都没说,只是先让依然思念妈妈的英子和雅婷哭着撒娇,约半小时之后我才接过话筒跟妈妈通话。
  「阿健,你还好吗,妈妈刚才听雅婷说你最近心情好像很乱?」我没有回答妈妈,只是冷冷的问:「妈妈,你什么时候会回来?」妈妈依然给我制式回答:「你们还要继续乖乖的等。妈妈会找机会问你们的新爸爸,要他答应了,妈妈才能搭飞机回去看你们。」「你是不是根本不想回来看我们?」「阿健,不是这样。」
  「妈妈你从忽然离开之后到现在已经两年多,要是你真的想回来,你早就回来了。」「阿健……」
  「妈妈,其实我和英子已经都不是小孩了,如果你真的不想回来看我们也没关系,只要跟我说,并且继续把生活费继续汇给我们就好,反正我们也已经习惯了没有妈妈在的日子。」「你是因为在气妈妈都不回去,才会像英子说的那样闷闷不乐吗?」「没有,我只是想知道妈妈到底会不会回来?」「阿健……」「妈妈,请你告诉我,我经不是小孩了,有很多事我会去想,也必须知道,尤其我必须照顾英子和雅婷。」听我的态度这么坚决,电话中的妈妈迟疑了一会,在我身旁的英子与雅婷也紧张起来,因为这也是她们最关心的问题。
  「阿健,你真的长大了……」
  「妈妈,请跟我说到底是怎么样」
  妈妈沉默一会,才好不容易开口:「阿健,你真的想知道吗?」「嗯。」妈妈叹了一口气:「新爸爸完全不希望妈妈跟你们再有任何关系,所以妈妈恐怕都没有办法回去看你们了……不过妈妈真的还是很想念你们,就跟你们一直在想念妈妈一样,我有机会还是会回去看你们,这件事你一定要相信妈妈,因为你们都是我亲生的啊,我怎么可能永远忘掉你们,否则妈妈为什么还要让新爸爸继续汇钱给你们生活?」妈妈都把话说的这么清楚明白,这一刻我并没有愤怒或伤心,反而像是卸下心头的重担:「我知道了,谢谢妈妈告诉我这件事。」「阿健……英子和雅婷就交给你照顾了,原谅妈妈吧……」对於妈妈这样说,我想到这段日子一直想跟英子发生性关系的事,只得继续询问妈妈,并且忍不住紧张了点:「那么妈妈有没有在乎过我和妹妹她们会怎样?」「妈妈不是不在乎,而是你们一直这么乖,你也一直这么照顾妹妹她们,妈妈才会这么放心。」「所以我要如何对待英子和雅婷,都可以吗?」「当然妈妈都把一切交给你了啊,你一直是个很好的哥哥啊,所以妈妈一直很放心的把英子和雅婷交给你,现在看来你不也把她们照顾的很好吗?要是不乖,你打她们骂她们都没关系,想怎么对待她们也都你自己处理,不然你看这段日子妈妈有过问你跟雅婷她们的事吗?」就这样,虽然我年纪小,但我知道不论我跟英子怎么样,妈妈都不会管了……甚至我单纯想着:「或许我跟英子发生性关系,妈妈也早就预料到有这样的可能吧?」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再怎么说妈妈都不可能会答应自己的亲生儿女乱伦,只是我自己单方面这样认定,妈妈也只是单纯的把英子和雅婷交给我照顾,没有想到我会想要跟英子发生性关系……总之,这时的我觉得自己已经得到妈妈的许可,我可以放心的跟英子开口要求发生性关系,所以也没什么好再跟妈妈说的:「现在妈妈想跟英子和雅婷讲话?」「不用了,妈妈觉得也不知道该再跟她们说什么,你是哥哥,英子和雅婷就交给你了,知道吗?妈妈依然会继续汇钱回去给你,所以不用担心。」挂上电话,英子和雅婷一直看着我,尤其是英子,更是紧张的一直问:「哥?
  妈妈怎么说?她有说回来吗?还是她真的不回来了?」我只能露出微笑,给她和沉默的雅婷一个希望:「当然会,妈妈说会继续找机会回来看我们,所以不用担心。」英子完全信赖我,放心的把手按在胸口,微笑着松了一口气,雅婷则是面无表情的走到厨房,开始例行性的洗碗工作,然后准备边看卡通边等我和英子洗完澡再换她。
  我看雅婷走开了,於是喊住英子,她正要走去衣橱帮我拿出洗澡换穿的衣服:
  「英子,等一下。」
  她柔顺的回头转身看着我:「嗯?」
  「跟我到窗户边,我有话想跟你说。」
  英子温柔的点头,然后跟着我走到通往阴暗阳台的落地窗旁边坐下,这样我跟英子坐在房间的这一头,雅婷在房间的另一头靠大门的厨房洗碗,听不到我们的谈话。
  英子贤淑端庄的跪坐着,还稍微把落到胸前的长发拨回背后,等着盘腿坐着的我开口。
  我紧张的犹豫几秒,然后才说:「英子啊。」
  「是?」
  「我想跟你说一件事。」
  「嗯?」
  「妈妈刚才表示已经把你交给我了,你有听到我这样问妈妈吧?」她柔顺点头:「有。」我又紧张了几秒,然后才跟她说:「我已经长这么大,是大人了,你也已经有月经,是大人了,你应该知道我们都是大人了吧?」当然所谓的大人对英子来说是很模糊的概念,不过她还是乖巧的回答我:
  「我知道。」
  我继续看着英子,紧张的顿了好几秒,然后才跟她说:「所以等一下雅婷睡着之后你跟我发生性行为好吗?反正妈妈刚才也已经表示把你交给我,我要怎么对待你都可以,你在旁边应该也有听到。」我终於问出口,松了一口气,不过英子依然纯真的问我:「性行为?性行为是什么?」我没有想到英子是完全不懂这件事,也更没想过她会完全不知道这件事,跟接触到小手册之前的我完全一样,因此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英子依然端正贤淑的以迷恋的双眼看着我,等待我回答。
  我紧张的困惑一会,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时忽然想起那本「女孩自我保护小手册」,就乾脆站起来,走到我装私人东西的小抽屉,从里面拿出这本书,然后走回来交给英子:「等一下我洗澡的时候你自己看,你就知道了。」英子伸出双手恭敬又规矩的接过,看着封面:「女孩自我保护小手册?」我紧张的点点头。
  英子好奇又困惑的看着我,发现我没有其他想说的,就转移话题说:「那我先去帮哥拿换洗的衣服……」※※※
  洗澡的时候我是很紧张的,因为我知道英子一定正在看那本小手册,瞭解男女性事。
  我洗完澡,忍不住打了一发,把精液喷到墙壁上再用莲彭头沖掉,原本应该离开了,但还是一直犹豫的缩在浴室不敢出去,有点想逃避英子,然后又忍不住紧张的打了一发……终於,从把书交给英子看之后,已经过了一个小时又十五分,我终於下定决心离开浴室,低着头从阳台拉开落地窗进到冷气开着的清凉房间。
  我紧张的抬起头,雅婷正在电视机前面看卡通,英子依然像个良妻贤母的坐在她后面陪她。
  英子也抬起头看我,跟我四目相交,想要像以前那样问我要不要一杯冰开水,但却脸红着又低下去:「哥要冰水吗?」看她这样,我知道她懂了,她已经懂了,她知道我对她提出的要求是什么,事情终於走到这个地步……我冷静的坐下来,坐到英子旁边,边擦头发边问她:「刚才我问你的事,愿意吗?」英子沉默的没有回答,也没有看我:「…………」看她这样,好像要拒绝,我有点慌了,於是跟前面的雅婷说:「雅婷,你先去洗澡,我和英子有话想说。」雅婷转头看着我,有点困惑的,毕竟从来没有让她第二位洗澡,但还是沉默的站起来走向衣柜,拿出她自己的衣服,然后拉开落地窗走进阳台的浴室。
  清凉的房间终於剩下我和英子,我关上吵杂的电视,放下擦头巾转身正面看着她:「你不想跟我发生性行为吗?」英子也端坐着面对我,依然满脸通红:「哥是想跟我生宝宝吧?像书中写的那样?男生的小鸡进到女生的阴道里面射出精液?」「对啊。」她终於紧张的直盯着我看:「我会怀孕有哥的宝宝吧?」「可能会,也可能不会,只有你真的怀孕了才会知道。」「要是我真的有哥的宝宝了,要怎么办?我要跟妈妈一样怀孕,然后把哥的宝宝生下来吗?」「我不知道,不过书上不是有写我们可以生下来?还有要是不想要宝宝,也可以想办法把宝宝拿掉啊?」英子犹豫了一会:「可是书上不是写最好不要在十八岁之前有性行为?而且也要结婚才可以?」「那我们今天就结婚吧,以后我就是爸爸,你就是妈妈,我们不是一直这样生活在一起吗?再说妈妈不是才十六岁就结婚生下大哥了?当时妈有十八岁了吗?
  而且我只比当时的妈妈少两岁,你也只是少四岁,没有差多少吧。」我说到这里,英子总算又沉默了。
  「英子,你还是不愿意吗?」
  「我只是在想,我们是哥哥和妹妹,真的可以结婚吗?」「可以啦!你不记得去年当时半夜我们看的电视就是那样演的?」「嗯……」「所以你愿意了?」
  不过英子却再次沉默。
  我以为她拒绝了,就真的以失望的态度问:「英子,你不想跟我发生性行为吗?」她看我这么失望,温柔的赶紧告诉我:「不是啦,我只是太突然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所以你还是不愿意?妈妈都已经不管我们,也把你交给我了……」再次被我询问,英子终於下定决心,害羞又柔顺的说:「我知道妈妈一直要我乖乖听哥的话,只是我真的不懂性行为的事才会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哥,不过如果哥真的愿意跟我结婚,想要跟我发生性行为,或是要我生宝宝,我还是会答应的……只是真的太突然了,我也真的不懂……」听到英子终於答应,也像求爱(婚)成功,我知道今晚就可以跟女孩做爱,忍不住高兴的向她倾身并且伸手抱着她:「英子,谢谢你!就算妈不再回来,我也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英子忽然被我热情抱着,感受到我的喜悦,也高兴的举起双手抱着我:「那就真的像当时我们一起去买冷气和电视时说的:哥是爸爸,我是妈妈,雅婷是我们的孩子。」「我一定会永远照顾你和雅婷!」
  「嗯……」
  那一刻,我和英子只是高兴的紧拥在一起。
  我十四岁,算来只是国中三年级,英子十二岁,国中一年级,都还只是两小无猜的年纪,但是被母亲抛弃的我们就要在这个夏夜发生性关系了……兄妹的幸福在哪里04:英子,谢谢你的爱……我的小时候记忆是模糊的,都是片片断断的难以组成完整的回忆。而在这些回忆当中,有一个回忆可以说是最初的清楚记忆,一整段完整的记忆,不是片断的破损记忆,或许这个记忆也是我人生最初的真正回忆,不是跟妈妈或哥哥有关,而是跟英子和雅婷有关。
  我记得那是晚上,一条没有路人的巷子里,不过巷子左右家家户户都开着灯,似乎都在享受一家团员的时光。
  英子当时很小,应该只有五岁,剪着像小男生一样的短发,穿着髒髒的浅蓝色卫生衣和红色小裙子,手脚髒髒的,衣服髒髒的,脸也髒髒的,好像是在沙地或泥土地里玩耍才会这样,英子就这样全身髒髒的左手牵着另一名才几岁大的小孩,应该是雅婷,她也同样全身髒髒的。
  我不知道她们那天为什么会髒成这样,不过我猜应该是在住家附近的空地玩才会弄成这么髒吧。
  记忆中的英子一直哭,雅婷也一直哭,我身旁站着大哥一直对她们喊叫,不过我已经不记得大哥在对她们喊叫什么,只知道大哥好像很不高兴的在骂她们,因此我也有点害怕。
  大哥生气的对英子骂一骂,后来牵着我的手转身就要继续走。
  我虽然被大哥牵着走,不过我还是一直回头看着英子和雅婷,看着她们站在原地,一直看着我和大哥离去的背影猛哭,非常寂寞可怜的样子。
  走没多远,牵着我的大哥停下脚步,转身又生气的对英子骂一骂,然后又牵着我继续走。
  又走没多远,大哥又转身骂骂她们,然后又牵着我一起走。
  最后一次,大哥再停下脚步回身看着英子和雅婷,不过没有骂她们,而是看她们一会,对她们招手,英子就赶紧牵着雅婷高兴的跑过来,牵着大哥的另一只手,就这样大哥牵着我们一起出发。
  大哥的右手牵着我,左手牵着笑嘻嘻的英子,英子又牵着完全不懂事的小雅婷,我们四兄妹就这样一起走在阴暗的巷子里,直走到阴暗巷子外的马路旁,站到公车站牌旁边等公车,然后大头灯亮着的公车终於开过来了,妈妈从公车上下来,却是烂醉如泥的……没有错,那是大哥牵着我和英子、雅婷去车站接喝醉酒的妈妈回家的记忆。
  那时候我到底几岁啊?我曾经努力回想,但是我想不起来了,只能猜测大概是我七岁左右发生的事。
  从那个记忆开始之后,我有完整段落的记忆越来越多,记得大哥常常教我们读书写字,常常拿东西给我们吃,常常跟我们玩游戏,另外大哥也的确像英子跟我说过的常常骂英子,好像大哥比起我是真的更不喜欢英子,不知道为什么……说到这,我回忆中的英子真的就像妈妈一样总是带着雅婷,就像母鸭带小鸭,因此要说雅婷是英子一手带大的亲生孩子也不为过,因此小雅婷也总是对英子唯命是从,跟她非常亲近,反而跟我有点距离,至於会凶她们的大哥就更不用说了,连靠近都不敢。
  我们的童年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主要是由大哥带我们,教我们,陪我们,直到某一天读国中的大哥忽然就像消失了一样,出门上学就没有再回家过,我们一直问妈妈这件事,她终於哭着跟我们说:「你们的大哥在上学途中被车子撞到,不会再回来了,所以你们以后要更乖,知不知道?尤其是阿健,大哥不在了,你要快点长大,好代替大哥照顾妹妹们,知道吗?」当时的我不懂哥哥为什么被车子撞到就不会再回来了,但是我可以说从那天开始就试着让自己乖乖的,试着像大哥那样照顾英子与雅婷,试着让自己长大……我长大了吗?长大了多少?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这几年来,的确一直是英子牵着雅婷的手陪拌我,总是乖乖的听我的话,头发越留越长,行为举止也越来越像柔顺的大和抚子(甚至没有人教她),直到妈妈抛下我们追求幸福的今天,我们的家庭关系真的从兄妹关系变成这样一句话:「哥是爸爸,我是妈妈,雅婷是我们的孩子……」这一天的我才十四岁,要大不大的;英子才十二岁,正要开始长大;至於雅婷才十岁,还只是个孩子。
  大人们总是小看小学生与国中生,认为我们只有十几岁,什么都不懂,或许妈妈也是这样看待我们。不过就算我们看起来是那么的年轻,也还没有完全长高,身体更才要开始发育,但我还是已经知道许多事,更会有属於本能的繁衍欲望,尤其是十四岁的我,正是被荷尔蒙燃烧的年纪……或许真的是出於繁衍本能,也或许只是单纯出於好奇,我到底为什么会想跟英子发生性行为也并没有办法真正去说清楚,唯一能真正说出的只有「我想要」,至於英子如果怀孕了该怎么办的问题其实我并没有真正去想过。
  罪恶感?不,绝对没有,我甚至不真正知道兄妹是不能发生性行为的,因此我有的最多也只是困惑,然后以自己的瞭解来解释并认同自己的行为。
  此外,说来英子当晚其实也是糊里糊涂的答应要跟我发生性行为。毕竟她才在几个小时前从「女孩自我保护小手册」瞭解性行为的事,因此对这件事的瞭解还能深入到哪里去?对她来说,绝对只是粗浅的知道我的小鸡要进入她的阴道射出精液,可以说对於性行为一点真正的认知都没有,搞不好还单纯的以为男生的阴茎进入女生阴道不过就像「用手指挖鼻孔」那样吧?
  但是也因为这样她不会太紧张,不会害羞到想躲我,不会临阵退缩,更不会有反悔的念头,那几个小时依然会主动找我说说笑笑的,或是从厨房的储藏柜拿零食给我和雅婷吃,因此相较之下那一晚其实是我一直坐立不安,心情反覆,都没有主动再跟英子说什么,尤其是想到等一下就要跟她做爱,把我的阴茎插入她的阴道射精,不知道究竟会是什么样的情况与感觉?
  至於雅婷,则是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哥哥姊姊就要在她睡着后做爱,关系再也不同,依然只是沉默看着电视,偶尔吃吃零食,没有跟我们说到几句话,尤其是我。
  好不容易,终於十一点了,睡觉时间已到,英子摧雅婷关掉电视,然后大家一起从壁橱中把枕头和薄被拿出来,再把冷气转成温度比较高的睡眠模式,就把灯关上躺平。
  我不知道身旁的英子是怎样,我只知道自己一直看着阴暗的天花板眨眼睛,心情紧张到暴。
  约半小时过去,好不容易听到雅婷呼吸的声音变的平稳,再多等半小时让她睡熟一点,我才决定採取行动。
  我转头看向右边的英子,她虽然平躺在榻榻米上,但不知从何时开始就已经转头看着我,并且在看到我转头之后立刻对我露出温柔微笑。
  看着英子柔顺的笑容,我笑不出来,只是很紧张的小声对英子说:「雅婷睡了?」英子柔顺点点头。
  阴暗凉爽的房间内,我无声爬起来,拿起枕头与薄被,小声对英子说:「跟我过来。」然后就朝厨房那个方向无声走去。
  我会这样,是因为厨房那里比较暗,从落地窗射进来的月光照不到那里,加上我希望能够离睡在落地窗旁的雅婷远一点,单纯的不想吵到她。
  英子看我拿着枕头与薄被走去,也同样拿起自己的枕头与薄被爬起来,跟我一起无声走过去。
  我几乎走到厨房调理台旁边,然后才把枕头与薄被放到紧靠调理台的榻榻米上面。
  英子也端庄的在我身边跪坐下来,把她的枕头摆放到我的枕头旁边,然后只是端正跪坐着看我。
  我小声的说:「躺到枕头上。」
  她点点头,就乖乖的躺到自己的枕头上,然后在暗中看着我问:「哥?」「什么?」「为什么要来这里?」英子依然搞不清楚状况,甚至天真的以为发生性行为这件事没什么,最后不过就是跟妈妈一样大肚子生小孩……我小声告诉她:「其实我不知道跟你发生性行为的时候会怎样,所以还是离雅婷远一点比较好,才不会吵到她睡觉。」英子总算懂了,然后点点头,同意不吵到雅婷是比较好。
  接着我看着英子再紧张的说:「等等我会脱你的裤子,然后不管我做什么你都不要乱动,只管乖乖躺着交给我,知道吗?」英子天真又讶异的说:「你要脱我裤子?」「对啊,不然我的小鸡要怎么进到你的阴道?」英子犹豫几秒钟然后点点头,表示她已经接受我的要求。
  得到同意、我蹲在英子的身边,正要伸出双手拉她平时充当睡裤的蓬大宽松内裤,她忽然开口:「哥?」「什么事?」
  「你的小鸡真的要像那本书说的,放进我的阴道里面?」「对。」「你真的要把精液射进我的阴道吗?」
  我很直接的告诉她:「对啊。」
  「我会不会怀孕?如果照那本书上写的日子计算,今天我可能会有宝宝。」「要是你真的怀孕,到时候再说吧。」「哥其实是想要我生下你的宝宝吗?」
  「我只是想要跟英子你发生性行为,宝宝的事我没有想过要怎么办。」其实我那样说是很不负责任的,完全被想做爱的欲望燃烧到昏了头,但英子明显也同样没有想太多,不知道生宝宝与带宝宝是不容易的,尤其她才十二岁,所以还是天真乖巧的柔顺回答我:「嗯。」接着我正要继续动作,英子忽然又开口:「哥的小鸡要怎么进到我的阴道?」我乾脆跟她说:「我已经勃起了,绝对可以插进去。」听到我说插入,她有点讶异:「插进去?」「反正等一下你就知道,不要再问了。」
  英子终於乖乖的没有再问什么,黑暗中让我的双手拉着她宽大的蓬松内裤向下脱掉,丢在脚边的榻榻米上。
  这时知道自己真的已经把妹妹的内裤脱掉,让她下体全裸,阴暗中隐约看到英子的Y字型下体,我真是脑袋差点一片白。
  我极度紧张的开口跟她说:「不论我做什么,你都不要动,只管交给我,听到没有?」她再次柔顺点头,我就把双手探进她的大腿里,然后把她的双脚向左右张开,就像我在书店的性教育书籍看到的图案,女方就是像这样张开双腿,被男生压在上面。
  我紧张的蹲着,好奇的双手一直粗鲁的摸英子下体,想知道她的阴道口在哪里,但是由於一片黑,所以摸来摸去的只觉得英子的下体好软,其他的就都摸不出来……英子一直乖乖等着,保持双腿张开的姿势让我摸下体。虽然她什么都没有说,不过我相信她一定对於我的行为充满困惑与好奇吧?
  我就这样在黑暗中摸了十来秒,最后还是放弃了,决定就这样直接提枪上马,於是站了起来,开始脱四角裤。
  英子一直躺着看我,自然看着我站起来急促的脱下四角内裤,更看到裤子脱下后我股间小鸡的位置有一根粗大的物体直直向前耸,她发现了那可能是什么,不过并不确定:「哥?那是你的小鸡吗?」我没有回答她,只是把自己的四角裤丢到旁边,然后紧张的跨到她张开的双腿中间,慢慢蹲下来用双手摸着英子的大腿,摸着英子的肚子,摸着英子的手臂,双脚也慢慢向后平直伸去,让自己的身体整个压到她上方……很快的我就压在英子柔弱的身体上方,左手撑着身体不要真的压到她,右手握着阴茎把龟头顶在她的阴部,双腿膝盖顶在榻榻米上向后伸直。
  英子一定是感觉到龟头的坚硬与粗圆,看着我的脸,小声问我:「哥?在我尿尿地方的是你的小鸡?」我点头,然后很紧张的说:「小鸡随时会插进去你的阴道,都不要动喔。」英子只是点点头,依然并不完全明白我要对她做的事情的严重性。
  我则是知道时候已经到了,就开始耸动屁股与双腿,让龟头向英子的阴部顶,想找阴道口插入。
  英子被我顶了之后,依然沉默的只是看着我,甚至原本摆在榻榻米上面的双手慢慢举起来握着我的手臂。
  那个夏夜,十四岁的我,在冷气开启的阴暗房间中开始用龟头顶十二岁妹妹的阴部,远在外国幸福生活的妈妈绝对没有想到我们会这样……我沉默顶着,一次又一次,十几秒过去,她问我:「哥,小鸡进去了吗?」我边顶边焦急回她:「还没。」又顶了几下,因为太刺激而忽然有想射精的感觉,我正想停下来,精液就开始对着英子的阴部射出,射了三发才停下来,我也因此停下动作,心中一直懊恼骂着:精液怎么喷这么快?
  英子不知道我为什么停下动作,直到精液的味道飘散开来才又开口:「哥?」我没有理她,更因为发现阴茎依然硬挺而继续顶她的阴部,只是因为有精液润滑的关系而会滑来滑去的,就算真的顶到了阴道口也根本不可能进入。
  就这样试了约半分钟,我气恼的跟她说:「你不要动,」就赶紧爬起来拿起厨房调理台上的抽取式卫生纸,黑暗中摸索着把英子的阴部擦乾净。
  英子乖乖的都没有动,让我用卫生纸擦拭阴部,甚至连我已经把精液喷到她的阴部都不知道,只是关心的抬头看我,然后问我:「哥,怎么回事?」我只得跟她承认:「我找不到你的阴道。」「哥不知道在哪里吗?」
  「我从没有看过,现在也不敢开灯看,怕吵醒雅婷,只知道阴道口在尿尿和大便的两个洞中间。」英子竟然还完全天真又体贴的跟我说:「如果是这样,我知道自己尿尿和大便的地方在哪里,我摸的出来,这样哥应该就能知道我的阴道在哪里。」她这样说,我真是讶异,然后想着:「也对,要是我自己摸屁眼,也会知道那是屁眼。」就这样,在天真柔顺的英子帮助下,我重新压到她的身体上方,用龟头试探顶着,再由她亲口告诉我位置会不会太下面或太上面,试了几次之后终於我的龟头顶到应该是她的阴道口所在的位置,开始有陷入感,比我原先顶的位置还要下面,难怪刚才我一直顶不到……我紧张的问她:「英子,就是这里?」
  「好像是吧?我不知道自己的阴道在哪里,不过我可以跟哥说那里绝对不是我大便或尿尿的地方。」英子说的很肯定,我也知道她不会骗我,於是我心情加倍紧张的跟她说,甚至我的声音都开始发抖了:「我要试着插进你的阴道喔?」黑暗中她只是柔顺的点头,於是我开始用力向前顶。
  顶个几次,感觉果然不太一样,比刚才还要软,也好像顶到很有弹性的弹簧上面。
  再顶几次,感觉到英子的那里好像开始陷下去了。
  继续顶个几次,感觉上是没有什么变化,就决定更加用力顶顶看,忽然感觉龟头一阵热,并且像是被什么很有弹力的东西紧紧束着,英子也忽然讶异的小叫一声:「呀……」我没有理她,而是发现龟头真的已经插进阴道就赶紧继续用力顶,感觉龟头继续被包覆,被夹着,一直进入英子的屁股,直顶到最里面,短短几秒我们的下体就这样完全贴在一起,阴茎也完全塞满英子的阴道,龟头感觉又湿又热的,我就这样跟乖巧柔顺的妹妹一起破处。
  此时的我动也不动,只是尽情感受自己粗大的阴茎插在英子阴道里面的感觉,真是感动又兴奋到说不出话来。
  不过黑暗中躺着的英子则是双眼一直看着我,双手有点用力的握着我的手臂,以忍耐的声音小声问:「哥……?」我的下体紧贴着英子的下体动也不动,我的脸看着她兴奋点头:「我想我的阴茎已经插进你的阴道了。」英子忍耐着跟我说:「会痛……为什么会痛?」她这样说,忽然我的阴茎敢到一阵夹紧,好像是她忍不住让阴部用力缩了一下,像是想要把我的阴茎挤出去。
  我享受这阵突如其来的紧夹感,爽了几秒之后才关心问她:「会痛?会很痛吗?」「不是很痛,就是会热热痛痛的……」
  当时我不知道处女破处多少一定会痛,加上英子又没有跟我说很痛,我只能边享受阴茎插在妹妹湿热阴道的感觉边跟她说:「再忍耐一下,等我射出精液就结束了。」而单纯的英子也认为只要让我在她阴道射出精液才是最重要的事,因此直接问我:「那哥现在要在我的阴道射出精液?」我点点头,然后跟她说:「还没那么快,再忍耐一会,等我射出精液才可以结束。」「嗯……」
  接着我就照性爱书籍看来的知识开始活塞运动,只是这时紧紧套住阴茎的不是我自己的手掌,是妹妹的湿热阴道。
  我以年经人特有的活力开始一进一出的持续插抽动作,双眼看着妹妹的脸,与她彼此互望,默默操着她,享受英子温暖的身体与紧缩的阴道带给我的所有快感……另外,说来如果不是洗澡时就已经先打掉两发,刚才也自动喷出一发,恐怕现在一开始插抽就又喷了。
  就因为前三次提前射精的事而使龟头敏感度整个降低,因此我和英子的第一次性行为具有一段不算短的时间,是福不是祸啊就这样,我得以好好享受人生第一次的性爱,好好享受阴茎摩擦在英子阴道的感觉,感觉性行为这件事真的是太爽了,比自慰的爽度还要爽,甚至我心中忍不住想着:「今后我真的都可以这样跟英子发生性行为,真的太好了……」至於英子,开始被我操着阴道,只是一直看着我,双手搭着我的手臂,身体微微上下晃动,默默体验这一切,过了十多秒才又喊我:「哥……」我边操她边回应:「嗯?」「你的阴茎一定要一直动吗?」
  我只是点头。
  「这样就是性行为?」
  我再次以沉默的点头与持续插抽的动作回答英子。
  「哥真的已经在跟我发生性行为吗?」
  我依然点头。
  「感觉好奇怪,跟我原本想的差好多,那本书没有写到要这样……」我没有回答英子,只是默默享受操她的感觉,一进一出的。
  英子又问:「我们真的在作会生宝宝的事?」
  我很肯定的回答:「嗯。」
  英子再次问我同样的问题:「我会有哥的宝宝吧?」「我真的不知道。」听我说同样的答案,英子忽然边忍着被我操下体的痛楚边露出戏腻笑容:
  「我一定会有哥的宝宝吧?到时如果妈妈知道我也要生宝宝了,还是哥的宝宝,一定会吓一跳?」我们初次交合的这一刻,英子忽然提到要跟妈妈说这件事,其实我并没有吓一跳或惊恐的想阻止她,因为我也是真的觉得妈妈把她完全交给我了,应该妈妈也会想到有这样的可能,所以只是简单回答:「应该还好吧?」我这样回答,英子又沉默一会,只是在阴暗中以充满信赖与迷恋的双眼看着我,默默张大双腿让我干,就这样过了约半分钟:「哥好像不太想说话,是不是很累?」累倒不会,很兴奋倒是真的,毕竟是第一次干女生,就像小孩发现什么很有趣的玩具与游戏,真的会玩到其他事都不太想管也不太想回话,所以也不会紧张了:「还好,只是想要专心跟你进行性行为。」「刚才我看到哥的小鸡好像粗粗长长的?」我肯定的回答她:「勃起就是那样。」
  她讶异的问:「会变那么长吗?」
  「嗯。」
  「现在都在我的阴道里面?」
  「对。」
  「好奇怪喔……」
  我转移话题,关心问她:「英子,你那里还是会痛吗?」「还是会啊,不过现在已经好很多了,只是有一点点刺痛。」听英子以柔顺的语气这样说,我总算稍微松了一口气,然后开始想着一些有的没有的事。
  毕竟阴茎已经插入她的阴道,正在前后摩擦,改变不了的事实,就整个情况看来也不必担心会有什么无法控制的事忽然发生,雅婷也在房间另一端睡的很熟,所以我反而能静下心来想其他的事,然后主动跟英子开口:「你看,我就说就算还没十八岁,也能有性行为吧?看妈十六岁生大哥就可以知道,那本书写着要成年一定是写错了。」什么都不懂的英子只能微笑赞同我当时的偏差论调:「嗯……哥真的懂好多事……」被妹妹这样真心夸奖,加上也正在「征服她」,我忍不住有点得意忘形:
  「因为要照顾你们嘛。」
  「哥,谢谢你一直照顾我和雅婷。」
  「照顾你们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事啦。」
  「嗯……」
  我们的谈话就这样再次结束,黑暗中的英子依然以充满迷恋的双眼看着我,张着双腿柔顺的把自己的身体交给我,我也只是低头看着她的脸,下体持续一进一出的与她交合在一起,再次专心享受操穴的舒服快感。说来性行为真的好舒服啊,应该早点对英子提出要求才对……我就这样默默享受性交的快感,英子忽然又打破沉默:「哥……?」「什么事?」「我知道等一下你会射精在我的阴道,不过精液到底长的怎么样?是水吗?
  还是像尿尿那样黄黄的?」
  「精液是黏黏白白的。」
  「黏黏白白的?」
  「好了啦,先不要问,等一下我射精出来你就知道了。」英子就这样听话的恢复沉默,默默躺着让我操她,还真的都没有说到半句话。
  我就这样撑着身体在她上方,专心看着她的脸,下体专心干她,约一分钟之后,感觉到就要射出精液了,於是插抽的动作忍不住越来越快。
  英子感觉到我操她的动作明显加快,终於打破沉默,疑惑的问我:「哥?」「我要射精了。」「哥要射精了?我要做什么吗?」
  我没有回答,也没有办法回答,因为猛烈快感再次袭来,因此我只是加倍迅速的抽动阴茎,直到最后一击,狠狠的把阴茎撞进英子的阴道,害她吓了一跳,我也终於在思绪完全空白的高潮中喷出精液……「在女生阴道里面射精了……真的在英子的阴道里面射精了……」意识开始回复之后,我感受着精液的阵阵喷出,直射入英子狭小湿热的体内空间,心中真的只有这两句话可说……※※※
  从我示意要她跟着我到厨房的那一秒开始,前后不到十五分钟,英子真的乖巧的张开双腿跟我发生性行为,更在知道可能会怀孕的情况下毫无保护的让我在她的阴道里面射出精液,毕竟那本小手册是有谈到女孩如何自我保护避孕的……就此,只有微弱光线照亮的阴暗厨房,我们兄妹结束了人生第一次的性交,也一起懂了许多这方面的事。
  在英子的阴道内射完精液,我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依然维持身体的交合看着她,英子也有点不知所措看着我,因为我射精时的所有激烈行为表现都有点吓到她。
  我只是看着她,边平息自己的呼吸,约十秒钟之后才慢慢抽出自己的阴茎,并且感觉阴茎的抽出变的很滑很顺,自然是因为精液的关系,精液的味道也开始飘散在房间里。
  「哥?」
  「我已经射精了。」我边回答她边从调理台上的卫生纸盒抽出十几张递向英子。
  她伸手默默接过:「哥真的已经在我的阴道射精?」「这个味道就是精液的味道,刚才你应该就有闻到了吧?现在你站起来用卫生纸自己擦擦看那里就知道了,精液应该已经慢慢的从你的阴道流出来。」英子听我话的合起双腿端庄站起,非常好奇的开始擦自己的下体,发现真的有黏黏的液体流出来,就边擦边好奇的问我一些精液的事,多是关於精液的问题,像是为什么精液黏黏的,或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味道,不过因为我也不知道所以没办法回答她,只能盘腿坐在榻榻米上面擦自己的阴茎,并且擦拭榻榻米沾到精液的地方。
  我们就这样各擦各的,直到英子的阴道不再流出精液才重新穿上内裤(睡裤),然后我忍不住紧紧拥抱了她……「英子,谢谢你。」
  英子对於被我忽然抱住,有点不知所措:「哥?」我感激又感动的说:「谢谢你答应跟我发生性行为,感觉好舒服,我真的好高兴又好感动,今后我一定会永远照顾你和雅婷。」听我这样说,沉默一会,英子才微笑着同样举起双手拥抱我:「我才要谢谢哥哥一直照顾我们,没有跟妈妈一样离开。」「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们。」
  「哥,谢谢你……」
  然后我们只是紧紧拥抱对方,感受无言的温暖,之后才慢慢放开双手,亲密微笑着拿起地上的枕头与薄被,手牵手走回紧靠阳台我们平常睡觉的地方。
  明亮的月光下,雅婷依然熟睡着,睡姿很不雅观,甚至都把棉被踢到一旁,更不知道自己的兄姊刚才已经发生过性关系,如同妈妈般存在的英子姊姊、阴道确实承受哥哥的雄性精液了……「唉,雅婷都会踢棉被……」英子看她这样,把枕头和棉被放到原来躺的地方,就端庄的跪坐着帮雅婷把薄被重新盖好,真的跟妈妈一样。
  我照样在英子旁边属於我的位置放下自己的枕头和棉被,盘腿坐着,看着英子照顾雅婷的所有动作是那么细心轻柔,小心仔细……唉,能有英子这样的女孩陪在身边,真的太好了。
  英子跪坐在雅婷旁边细心照顾她好一会才满意的回身,自然立刻跟我对上双眼,然后我们一起露出细腻的亲密笑容,没有丝毫的尴尬。
  英子温柔的对我说:「哥,睡觉吧。」
  「嗯!」
  然后我们就一起嘻笑着拉起自己的棉被躺在榻榻米上盖着身体,转头看着对方,真的像是两小无猜的一对清纯孩子,就算刚刚才发生性行为这么严重的事也没有影响到我们什么,反而让我们更亲密了。
  我躺在枕头上看着右边的英子,看着她也同样转头看我的温柔笑容,看着她对我更加充满信赖与迷恋的双眼,我主动伸出右手,她也伸出左手,跟我一起手牵手。
  「刚刚哥有说感觉好舒服,跟我发生性行为真的很舒服吗?」我直接回答她:「对啊,真的很舒服,那就是快感,尤其是射精的时候,真的非常舒服,你都没有感觉很舒服吗?」「我只是感觉阴道那里会热热痛痛的。」
  我想起这件事,赶紧问她:「现在还会痛吗?」「不会了,现在只是觉得阴道那里好像还有什么东西在,感觉好奇怪……」英子觉得既奇怪又有趣的忍不住笑了。
  看她这样,一点都不排斥性行为,於是我再次问她:「英子,如果你不讨厌的话,明天再跟我发生性行为好吗?因为真的好舒服……」英子只是甜甜笑着,并且自然柔顺的回答我:「好啊。」
【完】